关注我们:
品牌服务电话:400-029-0032
品令·茶词|古诗词中的茶之美
来源: | 作者:proa4bbc2 | 发布时间: 2023-04-28 | 118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


灵山惟岳,奇产所钟。瞻彼卷阿,实曰夕阳。厥生荈草,弥谷被岗。承丰壤之滋润,受甘露之霄降。月惟初秋,农功少休;结偶同旅,是采是求。

水则岷方之注,挹彼清流;器择陶简,出自东瓯;酌之以匏,取式公刘。惟兹初成,沫沈华浮。焕如积雪,晔若春敷。

若乃淳染真辰,色绩青霜,白黄若虚。调神和内,倦解慵除。

《荈赋》

晋代·杜育






秋风一过带来几阵清凉,消弭了夏日的暑气。热茶腾腾冒着热气进入秋的视野,不由得想起古人曾于山林中围坐,泉水煮茶,听竹静心。


心静,诗兴起,铺纸研墨,洋洋洒洒的墨汁在飞舞的笔尖化成动态的字,继而组成一首诗,一首关于茶的诗。











过神来,散了热气的茶尚有余温,提杯浅饮,也如山林听风,心静,诗兴起。


从春到冬,蔓延整个四季的诗意里发现茶之韵味。





落日平台上,春风啜茗时。

      ——杜甫《重过何氏五首之三》





什么是春,是万物生长,是繁花逐迷,是清凉又柔和的风吹过,自东南而来,带着绿意的凉淡。


雨过平添一山春色,诗人在下陷的落日下设席放盏而坐,四周静悄悄,只听得鸟鸣人声,于春风檐下观茶品饮。











这是四季里的第一杯茶,也是四季里的一杯春茶,尚带着绒绒细毛的芽尖在杯底开出一朵花,细嫩巧美,又在舌尖上绽放出清凉鲜爽的味道来。


于是诗兴起,以笔蘸墨,在春沐里生长的桐叶上,记录眼中景象,茶之美意——乃芽叶起舞之美。






瓦库「安吉白茶」







嫩剥青菱角,浓煎白茗芽。

   ——白居易《春末夏初闲游江郭二首》





有闲悠闲,落日黄昏里观鱼看竹,闻香听江。


古人总能在特定的时间里开启一段隐而不匿的日子,恰好躲过烈日的烧灼,换来一身清凉意。


便能见江边徐行蹋软沙而过,怀里捧着包裹,朝靠岸的小船招手。


等舟被水推着往前,开得正好的荷花下偶然摸到几个菱角,再配上准备好的茶叶,不免忘了身处何处,于藕花深处,听鸥鹭惊起争鸣。











也惊醒了沉醉的人,茶叶散在小桌前,似“鹰爪”若“雀舌”,于是诗兴起,以笔蘸墨,在夏灼里盛开的荷花上,记录眼中景象,茶之美意——乃芽梢生机之美











竹下忘言对紫茶,全胜羽客醉流霞。

——钱起《与赵莒茶宴》




竹下、紫茶、蝉声、树影、夕阳,写不尽的诗意。


秋日宜开宴,或酒宴,或诗宴。自唐饮茶风气日炽,在崇尚以茶当酒的那时,秋日茶宴处处可闻,竹林里,泉水边,山石上,能闻文人聚首畅谈,高声欲惊天上人。











而浓郁又热烈的茶香,先嗅后饮,涩味后的无限回甘像脱离尘间,只觉有“香引春风在手,似粤岭闽溪”的旷野心境。


于是诗兴起,以笔蘸墨,在秋落里泛黄的竹叶上,记录眼中景象,茶之美意——乃茶香脱俗之美。












寒夜客来茶当酒,竹炉汤沸火初红。

——杜耒《寒夜》





凉气散尽寒来暑往,风雪一程又一程地送至,庭院前积攒许久的皑雪也有了用武之地。


更深夜半,煮雪烹茶,有松枝载不动的厚雪窸窸窣窣落在炉火里,溅起动听的水声,再混合着幽寂昏沉的月。











煮好的茶香萦绕整个庭院,不因酒醉却因雪醉,因月醉,因茶醉。“茶以雪烹,味更清冽,所为半天河水是也。不受尘垢,幽人啜此,足以破寒。”


雪与茶之间难分彼此的意趣不在品「味」之上,在品「雅」之中。


于是诗兴起,以笔蘸墨,在冬寒里结冰的松叶上,记录眼中景象,茶之美意——乃茶趣品雅之美。
















茶之美,以笔墨记载于诗词之中,茶叶用它的色、香、味,给予人视觉、嗅觉、味觉上极致的美的享受。


而文人墨客将这些享受一一书写,才能在千百年后,即便不能身卧竹林山泉间,也能闲时与他们隔着时空对话,解一二古人意趣。